晚上十一点陈宇站在33层的西泽大厦门口,今天的晚风依旧有些许凉意。陈宇每天加班后总会在门口右面的狮子石像边上驻足一会儿,若有所思,这次他想着这点可怜的工资,除了房费,生活费,剩下的让他对其他消费不敢有丝毫的幻想,甚至同事间的玩乐也要斟酌一二,辞职的念头不断在脑海里闪过,“哎~”,陈宇望着闪烁着几点星光的夜空长舒一口气。

    “小陈,方案改完了没!明天要是交不上来,组长也别干了,直接给我滚蛋”,一个中年男子,瘦高瘦高的,和陈宇有一拼,面色有些憔悴,从门口出来,向陈宇走来,打断了陈宇的思索。

    “李总,我前两天不是有点发烧嘛,这次方案我一定好好写,就是通宵也保证不出纰漏”,陈宇眼前这个男子正是自己的项目经理李将资深项目经理大家都喊他李总,陈宇也不例外,除了溜须拍马,就是搞压榨手下,尤其是他的那个儿子,简直了。

    “我不管你怎么搞明早一定要交上来,不然就给我滚蛋!”

    “放心吧,做的差不多了,今晚回去我在整整,保证不给你拖后腿。”陈宇挤出一丝笑容回到。

    “哎呀,都这个点了,我得赶快回家了,做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说吧,李总头也不回迈着大步快速的消失在大厦拐角。

    算了,熬过这期项目在想想辞职吧,钱太少了,加班太厉害了。

    “滴,滴,您的下班车到了,996号出行助手为您服务”,一辆透明悬浮式电能号胶囊小车停在陈宇前面,公司别的福利没有上下班专车接送倒是挺积极。

    “回家”

    “正在为您规划路径。。。。,预计30分钟抵达。”

    “睡眠模式”

    “正在进入睡眠模式”,透明的车体逐渐变黑,最后又泛着淡淡的绿光,渐渐消失在夜里。

    “警告,警告,车身右侧收到碰撞,警告,警告,车身右侧受到碰撞,请下车检查。。。。。。”

    陈宇在刺耳的警告声中醒来,看着车内红色的跑马灯,才意识到出事了,急忙下车查看。

    陈宇倒吸一口气,只见一个人头部受到重创,左胳膊都断了,鲜血流了一地,在微弱的灯光下暗红色的血液慢慢散开。陈宇显然被这种情景吓坏了,面色发白不知所措,突然高架桥上方传来了老式跑车的轰鸣声,陈宇才缓过神来,急忙从车上拿出生命体危机应急乳液(由纳米机器人迅速扩散到人体各个部位暂时维持生命体内循环稳定),此刻也忘了平时学校里学的知识,一股脑的都倒在了那人身上,陈宇做完之后急忙点开手上的屏幕拨了急救电话,等了许久才发现没信号,由焦急在车周围转了几圈都没有信号。

    “咳,咳,”就在这时那人醒来,愣了一秒,急忙摸了摸了口袋,舒了口气,淡定的看向陈宇,“消息我早就发回去了,杀了我也没用,来吧”,说着拿出一个泛着淡蓝色的石头,表面不断闪烁着奇怪的图案,像是一棵瘦小的树。陈宇也没想那么多,以为他要讹钱,就朝他走去想先送去医院稳定病情后再说。

    “你先不要动,别说话,这不知怎么没有信号,我先送你去医院。”眼见陈宇快要走到他身边时,他手里的石头突然发出耀眼的光,接着四射的光开始收拢,好像画面倒放一般,然后温度开始上升只见那人身上开始起火,身体竟然开始分解成点点星火徐徐上升,最后逐渐熄灭。

    陈宇看的目瞪口呆,突然想起来,星一科学院,这些年发明了一种高能纳米机器人,可以瞬间引爆自身产生巨大能量,没想到这项技术竟然被用到了这里。

    看着这发生的一切,陈宇脑子里一团乱,满脑子的杀人,判刑。好一会儿,陈宇才冷静下来,我先看看回放,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了电能胶囊车算力不足肯定要付大部分责任,“996号,打开近10分钟车外回放”

    “好的,正在为您投影”

    “快进”陈宇看到一个黑影从车右上方飞过来,然后撞向车的右侧,反弹到路边护栏又从护栏反弹回来,惨烈之极。

    “把这一段存到我的仓库”

    这不是我的问题呀,我也是受害者,算了,反正人已经死了,而且是自杀,先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报警吧。

    陈宇想着就准备上车,又看了一眼车后的一小堆灰烬,眼睛一亮,看见一个银色的金属反光,陈宇想去看看是不是那人留有什么身份证明,陈宇走到跟前,小心翼翼的捏起了那个银色的薄片,又抖了抖灰烬,拿到路灯下去看。

    在薄片的中间龙飞凤舞的写着修真时代即将到来,薄片的反面,似乎交代了修真的始末。陈宇并没有仔细看,心想:什么年代了,还修仙,修仙能打碎了身体还能重构,刚才那人要不时自杀,纳米修复技术完全能让他不到一天就恢复健康,修仙能实现曲速飞行?听说宫娜会长推到出了四位空间节点结构,超曲速飞行不是梦,修仙?

    陈宇心中嘲笑了一下,但转念一想,这么高的温度都烧不掉,说不定是个好东西。于是就装进了口袋,回头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灰烬,已经散乱不堪了,陈宇又坐上了车。

    “回家”

    “好的,继续为您导航,预计8分钟抵达”

    车再次缓缓启动,但陈宇此时再也没法入睡,正当陈宇出了高架桥区时,一辆*老式跑车就停在出口处。陈宇撇了一眼并没有在意,那辆车停了很久也没有要启动的意思。

    不一会,陈宇就到了家里,想着要不要先报警。算了,先看几遍回放吧,先把事情弄明白了。

    陈宇调出回放,看了几遍发现,那人竟然从高架上直接跳下来,中间他手中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接着撞到了陈宇的车上,更诡异的是随后高架上停了一辆*的车,又下来两个人,探头看了一眼,开车走了。看到这里陈宇突然想到出口那辆*车,越想越不对劲,急忙把灯关了悄悄走到窗前,发现那辆黄车竟然跟了过来,就停在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