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发现楼下的*老式跑车顿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在这时之前匆匆放在口袋里的银色薄片突然亮了起来,吓得陈宇一哆嗦,急忙把手*口袋,用手紧紧的捂住薄片。

    “dna采集中,请稍等。。。。,成功激活7号入场券。”,口袋里的薄片在陈宇手中颤抖着发出清脆的提示音。

    陈宇来不及思索,急忙拨打报警电话。

    “对不起,您不在服务区。”

    又不在服务区o(≧口≦)o(口吐芬芳中)绝对是车上那帮人搞得鬼,我不能坐以待毙,万一是来灭口的,那不是等死吗!

    想到这里陈宇飞快地走到门口,夺门而出朝着楼下奔去。

    “邀请券设备检测到您当前所处环境复杂,请您尽快做好传送准备抵达空旷场地,修真世界传送将于10分钟后自动开始。”

    陈宇快被这玩意烦死了索性直接抛向楼外,接着往楼下跑。陈宇为了省钱又不想合租,就找了一个老式楼宇,又是个高层共18层陈宇住10层,楼层有一破旧的电梯,和一个直达楼顶的楼梯通道。

    陈宇平时就爱好赤脚,没穿鞋就跑出来了,幸好没有*服的习惯。

    说话间陈宇来到了8楼,这时才意识到楼下传来的上楼的脚步声,大概是5,6层左右,陈宇一惊屏住呼吸就往回跑,似乎楼下听到了声音,上楼的声音开始急促起来。

    陈宇本来打算坐电梯,这下看来电梯里很有可能有个人在等他上钩,走楼梯还是明智的。

    陈宇回到了10楼,对于陈宇这种人,锻炼身体的意识就没存在过,这已经开始气喘吁吁,陈宇也来不及休息,将10后楼梯通道门使劲一摔,“嘭!”,然后蹑手蹑脚的继续往上爬。楼下的上楼声变得更急促了。

    不一会儿又一声“嘭!”陈宇才开始大胆的继续网上爬。

    过了没多久,陈宇终于到了18层,这时候陈宇上气不接下气,腿早就不是他自己的了,后来陈宇自己也好奇自己为什么这么有爆发力。陈宇知道那个金蝉脱壳脱不了多久,要尽快脱身才行,此时不知哪来的力气,卯足了劲儿冲上了楼顶,楼下的脚步声又接着渐渐近了许多。

    “009号~准备出发~火卫1。”陈宇气喘吁吁的喊道。

    009号是陈宇咬了咬牙花了两个月的工资买的,是一艘小型曲率泡超光速民用星际航行船光轮5代。就是为了没事自己能出去转转。

    “启动中,正在为您定位太空站,正在获取太空站队列信息。。。”,一艘白色小型飞船从楼顶右侧的小仓库徐徐开来。

    “嘭,嘭”突然两声枪响,009号直接被击中引擎和油箱,当场报废,接着仓库走出一身穿西装,头梳的贼亮,带着个墨镜(大晚上戴个墨镜),一脸不屑的看着009号。

    “小兄弟,你要是没有队友,还是放弃抵抗吧”这话从陈宇身后传来。陈宇来不及肉疼自己的航行船,赶忙往楼边跑去。

    “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再跑,那就先卸一条腿。”说着,仓库那家伙和楼梯楼追来的那人就向陈宇走来。

    陈宇走到楼边探了探头,转过身来才发现,楼梯里的那人竟是一个如此壮硕的人,1米8光头,身穿黑色紧身衣,满脸横肉,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不断的向陈宇这边靠近。

    陈宇正在思索这退路,突然那张银色修真入场券尽然从楼下飞到了陈宇身边。

    “传送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