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刺眼的光直射陈宇眼中,一时难以睁眼,陈宇用右手遮在眼前,才缓缓睁开眼睛。

    “潺潺。。啾,啾,”听着涓涓溪流,几处鸟鸣,再加上和在微风中淡淡的花香。陈宇的心情渐渐平缓了许多,陈宇躺在草地上,右边是约有两层楼高的缓坡,再往右则是高耸的山脉云雾缭绕不知其高,溪水从上面“潺潺”的不断流过,正经过陈宇现在的头顶不远处,左侧这是望不见头的平原,时而苍翠,时而波光粼粼,还有点缀这几点红意,最美的更是一个巨大的土*星球露出四分之三的上弦月形态,还有两颗小许多的乳白色双子星重叠在上空壮丽至极。

    陈宇的头埋在长到了脚脖一般高的野草中,嗅着青草的清新,他忘了自己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备受欺凌,忘了自己一边打工一边念书,忘了资本市场的疯狂压榨,忘了惊恐的逃亡。一切都开始淡淡的散去。。。。

    -这是分隔符{(′▽`〃)}-

    “能量体正在靠近,请修真者做好应对准备。。。。能量体正在靠近,请修真者做好应对准备。。。”

    “我*,我怎么睡着了”陈宇突然猛从地上弹了起来。警惕的望着四周,只见一只类似猫科动物的家伙,大概有二哈一般大小,眼睛泛着蓝光,通体雪白,背上有一窄道蓝点,头顶有一个小鼓包,上面闪过若有若无的电流。沿着小溪朝着陈宇走来,目光紧紧盯着陈宇,并且锋利的爪牙已经露了出来。

    “7号还未开始为您注体,一切小心行事!”入场券又在口袋里哔哔个不停。

    这还用你提醒,你倒是说说怎么小心,净说废话。能不能拿一点实质性的东西出来呀。星际盟只会开发垃圾。

    陈宇在心里疯狂的吐槽这个入场券,但也要想办法,陈宇对着前面的小妖兽不断的向后退,眼瞥见身后不多远处的树下面有几个枯木枝,先试试能不能恐吓一下它。

    说着没一会儿,陈宇就推到了树边,快速捡起两只枯木枝。

    “\吼/,\吼/”陈宇口中时不时的发出大声吼叫企图吓跑它,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陈宇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树枝,它开始时配合的躲了两下,后面就一步步逼上来了,具陈宇约莫1,它弓下腰,后腿瞬间爆发,张开血盆大口就扑了过来,陈宇急忙收回树枝挡在胸口。

    “喀,嘭”挡在前面的树枝直接断开,那家伙直接冲断右手的树枝,同时把陈宇撞到了树上。

    它见攻击没有奏效,又用左前爪挥了过来,陈宇急忙用抓着半截树枝的右臂抵挡,瞬间胳膊开了几个口子血流不止,陈宇忍着痛顺势下蹲向左滚了一圈,这妖兽不依不饶,张口继续向陈宇咬来。

    不巧陈宇刚一个侧翻,没站稳,脚下又有个锋利的岩石,看着妖兽再次扑来,脚上一使劲就被岩石划了个口子,剧痛还没消失,就见它要过来直接将陈宇扑到,咬到了左手的树枝上,正想继续拍陈宇,陈宇用断了的树枝往它头上插,也不知陈宇哪来那么大的劲直接树枝打折,也打断了它继续攻击,陈宇抓住机会扔掉了,手里剩余的树枝,摸了一块地上的石头,左手也扔了树枝。

    它吃了痛就松口了,准备向后退,陈宇不会给它机会用左手抓住耳朵右手奋力的打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