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枪决”一条半丈长的火龙,身上不断爆出火花瞬间就从李少爷手中的银枪中激发出来,整个枪都变得通红无比。

    陈宇双臂用力,雷电之力在手臂上疯狂流转,“嘭!”火龙不偏不倚的撞在陈宇手臂,火龙的高温将陈宇残破的上衣烧的差不多了。

    在巨大的冲击力和高温下陈宇双手止不住的颤抖,陈宇看了一眼向他走来的两人,急忙站直了身子将双手背在身后,右手颤抖的摸出黑萝卜悄悄在右手和双脚汇聚力量。

    “哼,就这?”陈宇挺了挺身板,嘴角一翘,佯装说到。

    “小子你挺拽呀!”见面对两个初显强者,陈宇硬抗了一击还能站在挑衅,那个手握长剑的年轻人眼睛时不时的瞟了几眼陈宇腰间的狼皮。

    “拽犯法吗!”陈宇对着两位竖了个中指,扭着嘎嘣响的脖子说到。

    “你这个狗东西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今天不灭了你,我就不叫李显儿!”李少爷看着陈宇的挑衅大怒,对着陈宇咆哮道,同时手中的银枪向空中一抛,双手张开缓缓上升。

    “李少爷~别急,南兴良我,这些日子新学了几招,正好那这小子练练手。对了前几日收了几个火能石不知李少爷有没有兴趣帮我鉴赏鉴赏?”南兴良新兰天才*者,不过一五天迅速突破炼体,目前已是初显中期了,见李显儿有些恼怒,南兴良怕处什么岔子赶紧出来打了个圆场。

    李显儿?陈宇听见这个名字心里一惊,这不是李总的儿子吗!我说这么眼熟。

    平日里,李总偶尔叫陈宇帮他接送一下他儿子上下学,那小子一身顽劣气息,经常出去打架,陈宇每次去免不了被一顿羞辱,骂他是“死走狗”,甚至有一次扬言要去丐帮学打狗棍。想到这陈宇就咬牙切齿。

    “我特么一枪戳死他!”李显儿也不管南兴良的阻止,银枪瞬间在李显儿头顶幻化处数十把一模一样的长枪。

    “疾!”李显儿大喊一声,数十把长枪一起朝陈宇射来。

    陈宇见事态不妙,虽然想把李显儿千刀万剐但是以现在自己的实力,真的力不从心。而且对方两个初显,或许拼死还有一线希望。先用黑萝卜击退李显儿冲出去再说。

    见长枪快要击中陈宇,陈宇脚后跟下猛地用力,地上的青石路都有些许裂开,一下子向后弹出几米。

    “嘭嘭嘭。。”青石板被几把长枪戳的粉碎,后面的长枪转了个弯又朝陈宇飞来。

    “叮,叮叮。。”陈宇手握黑萝卜猛狠狠的砸在枪头上,被砸中的长枪枪身一颤就消失了。

    “嘭”银枪实体被陈宇击中摔落地上,剩余的虚体紧接着全部消散了。

    黑萝卜在此期间疯狂的吸着陈宇的能量没一会儿就用了一大半,这要是来一阵子估计陈宇真的就被吸干了。

    “你这不行呀!你老爹李将怎教你的!”陈宇装着没事人,面不改色的说着,接着用脚一勾,踢起了地上的长枪,看了一眼。这长枪通身银色泛着金属光泽,微微有些威严的气息。“紫电!”陈宇读着枪的末端的小字。

    说着陈宇将维数不多的雷电之力打在枪里,银枪表面就跳起密密麻麻电弧。陈宇心里开心坏了,这就遇见宝贝了。

    “谢李少爷割爱赠枪!”陈宇笑着对李显儿说。

    “我踏马***”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陈宇戏弄,李显儿明显控制不住情绪了,手腕一翻一把火红长刃出现在手里。

    “嗡~”一声剑鸣,长刃身上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周围的气压陡然上升。

    “去死吧!”李显儿跳起来将浑身的力量汇聚在这把红色长刃上,对着陈宇大叫着。

    陈宇被这阵仗吓了一跳。急忙丢了骨刃将黑萝卜和长枪紫电握在左右手然后双手合抱,对着天上的李显儿将身体里的全部力量都打了出去。

    雷电之力通过黑萝卜的放大打在紫电上,紫电雷鸣大振,又蓝转紫。啪啪的雷电声震频不断增大,最后竟然听不到了。

    “嘭~~~”

    一声巨响,红色的刃气和紫色的雷电撞在了一起爆发出了一圈圈能量波动,路面的树木拦腰折断,倒成一片。

    陈宇体内的能量被瞬间抽空,一*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虽然雷电之力练了很久但是这次双手竟然险些控制不了,手皮已经发黑了。

    李显儿从空中缓缓下降,手里握着个红色的能石,“*和我斗,捏死你比捏死蚂蚁还简单!”

    “李少爷,李少爷,剩下的就交给我,你下恢复一*力”南兴良看到这个练气能和初显打个平手,要不是李显儿有着精纯的火能石补充能量,谁胜谁负还不一定,这下更加笃定南兴良的想法,赶忙阻止李显儿。

    “也好,把那小子手里的东西拿过来。”李显儿此时脸色也不好,苍白至极。

    就这时,陈宇丢掉紫电紧握黑萝卜,一道手臂大小的蓝色雷电破空而出,直奔李显儿。

    “住手!”一声浑厚的声音从远处滚滚了来。